歡迎您訪問國際能源網!
客服熱線:400-8256-198 | 會員服務 | 廣告服務 |

國際太陽能光伏網

太陽能光伏行業專業的門戶網站
您當前的位置: 光伏網 » 太陽能要聞 » 正文

“5·31新政”之后 光伏企業如何“渡劫”?

國際太陽能光伏網  來源:中國經營報  日期:2018-08-11
  “融資難、融資貴”一直是困擾光伏企業發展的問題,而隨著2017年底開始,整個資本市場收縮,再到光伏“5·31新政”發布后,光伏企業在資本市場的“吸金”能力更是捉襟見肘。


       自2018年6月以來,隆基股份(601012.SH)、通威股份(600438.SH)、晶澳太陽能等光伏明星企業都在這場資本爭奪戰中各顯神通,以求平穩落地。

多位業內人士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采訪時表示,2018年以來,在金融去杠桿的背景下,不只是光伏行業,放眼整個資本市場,融資成本一直在上升,截止到今年上半年也沒有出現明顯好轉的跡象,業內普遍感覺到融資的難度已經提升。但是,未來融資的難度有望平緩,起碼不會像今年上半年形勢那么緊張。

       金融機構“冷眼相待”

       近日,國家能源局公布了2018年上半年全國光伏建設運行情況,2018年上半年,我國光伏發電新增裝機2430.6萬千瓦,與去年同期增幅基本持平,其中,光伏電站1206.2萬千瓦,同比減少30%;分布式光伏1224.4萬千瓦,同比增長72%。

       不難看出,受惠于成本的持續下降和國內配額制預期,光伏電站投資意愿持續增強,即使在“5·31新政”的約束下,上半年裝機量依然不遜于去年。

       不過,盡管從上述數據看光伏行業依然呈現繁榮景象,但企業的業績卻出現截然相反的局面,甚至出現虧損的情況。

       據中國光伏行業協會秘書長王勃華介紹,通過統計20家光伏上市公司企業財報,2017年有11家光伏企業凈利率出現下滑,2018年一季度又有13家企業凈利率較2017年出現下滑。尤其是組件企業,凈利率已降至1%以下,部分企業甚至出現虧損。由于行業的競爭日益激烈,在補貼下降的情況下,行業已經進入微利時代。

      據統計,在已發布2018年半年報預告的公司中,中來股份(300393.SZ)、珈偉股份(300317.SZ)、東方日升(300118. SZ)等企業凈利潤都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珈偉股份下滑幅度最大,同比下降82.27%~95.57%。

       而諸如向日葵(300111. SZ)、天龍光電(300029.SZ)等企業更是出現虧損的情況,其中向日葵虧損最為嚴重,達1.15億~1.2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情況可能并非是企業最糟糕的境遇。王勃華日前表示,國內市場的轉折,可能出現部分光伏企業停產或破產等情況,對金融機構帶來一定影響,不排除部分金融機構會降低光伏行業信用評級,給光伏企業正常的債券融資帶來負面影響。

       實際上,資本市場以及金融機構早早地便作出反應。據統計,“5·31新政”發布后的6個交易日,資本市場上57家光伏上市公司市值蒸發達868億元。

       眾多股票的基金紛紛出現“跑路”的現象,例如,2018年一季度,持有通威股份的基金共有51只,持有隆基股份的基金多達126只。而到了二季度末,也就是“5·31新政”發布后的一個月,持有通威股份的基金僅剩8只,較一季度下降了84.31%;隆基股份的基金數量剩余66只,較一季度下降了47.62%。

       王勃華表示,金融機構對光伏失去信心,嚴重影響了企業的后續融資支持。據悉,多家銀行已經暫停光伏業務,有的即使已批復的貸款也被叫停。

       一上市公司高管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印證了王勃華的觀點。

       他告訴記者,“5·31新政”發布后,國有五大行認為國家政策有變,行業出現瘦身洗牌的情況。多數銀行選擇明哲保身,寧可不要利潤,也不愿意承擔風險。而商業銀行多數選擇觀望,陷入想貸而不敢貸的窘境。

       而隆基股份證券部的工作人員向本報記者表示,“5·31新政”發布后,銀行會重新評估風險,但是,也會考慮企業的資產負債率,以及企業的成長性。如果面臨一個已經陷入了財務困境的公司,肯定會收緊或者停止貸款額度。但是對于成長性比較明確以及財務狀況比較良好的龍頭企業,并不會完全把口收緊。

       中國新能源電力投融資聯盟秘書長彭澎對本報記者分析道,融資環境要將制造業和項目開發區別開來,制造業融資呈現高周轉、技術更新快速的特點。而項目投資主要以電站的形式呈現。

       據其了解,在制造業端,四大行以及商業銀行對于“5·31新政”持支持的態度。因為他們認為,光伏行業之前過度繁榮和混亂,所以通過這種新政加速行業洗牌,是各金融機構樂見其成的。

    多方式“輸血”自救

       實際上,這已不是第一次光伏行業面臨融資難的問題。

       2004年~2009年,光伏企業一直備受銀行青睞。諸如無錫尚德、江西賽維等明星企業紛紛崛起,并選擇在國外上市。
但好景不長,進入2011年,光伏產業的情況愈加艱難,在接下來幾年里,諸如無錫尚德、江西賽維等龍頭企業轟然倒塌,而多家銀行受累其中,一時間金融機構可謂“談光色變”。

       雖然,光伏企業再次步入類似的情景中,整體的融資環境趨冷,但是各企業仍在想盡辦法為自己“輸血”。發債、配股、抵押貸款,可謂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作為光伏的后起之秀,通威股份選擇了發行可轉債的方式進行“輸血”。7月30日,通威股份50億元可轉債獲證監會發審委審核通過,這也是“5·31新政”后,國內光伏行業首筆獲準發行的融資案例。

       緊隨其后,單晶龍頭隆基股份選擇了其很少觸及的配股方式進行融資39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隆基股份剛拋出30億元永續債和30億元短期融資券,共計60億元的融資計劃。

       隆基股份證券部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采取配股的方式與可轉債或者債券類相比,成本會相對較低。大股東拿出真金白銀支持公司發展,體現了對光伏產業的信心。

       而在此之前,已連續三年穩居組件出貨量第一的晶科能源便已將大批設備抵押進行融資。

       上述光伏企業高管表示,發債券可能不太靠譜,因為“5·31新政”發布后,投資者肯定持懷疑態度,不愿購買。那只有靠銀行,但五大行又不愿承擔風險。而貸款方面,在信用貸款基本無望的情況下,抵押貸款尚可考慮。
 
       不過,現在光伏制造端企業的確都在采取不同的策略來渡過當前的難關。但目前階段,很難分辨出上述手段孰優孰劣。每個企業都視自身情況而定,或者說最能接受的一種融資工具以及成本來進行融資。

       同時,如果作為制造業大規模持有光伏電站,再有融資壓力及未來成本上升的情況下,應該盡量出清電站資產,緩解自身現金流。而不像之前自給自足。如果堅持持有電站,應提前找到接盤方,不然的話以制造業目前的金融結構,很難持有這種資產。

       實際上,自“5·31新政”發布以來,多家光伏上市公司選擇了賣電站資產來改善自身資金流動性。

       6月27日,珈偉股份將其旗下漁光互補光伏電站以不低于約10.38億元的價格轉讓給東方日升。科陸電子以約2.7億元的電站資產轉讓給東方日升子公司東方日升電力。科陸電子表示,此次轉讓所得款項將用于補充流動資金及公司主營業務投入,有利于公司盤活資金。

       隆基股份則以7.03億元的價格將旗下17個分布式光伏電站賣給正泰電器全資子公司浙江正泰新能源開發有限公司。

除了上述提及的融資方式,企業可以考慮發行綠色債券。彭澎表示,在二級市場上跟光伏以及風電相關的債券很受追捧,特別是綠色債券,有央行以及發改委的支持,在同等條件下,投資者肯定會優先選擇綠色債券。

       融資難的問題當前尚屬常態。至于2019年是否會迎來好轉,取決于整個金融市場的局面是否會出現好轉,若金融市場仍維持現狀,任何行業的融資都會很難。除此之外,就是今年下半年在無補貼的模式下,或者說補貼較少的開發模式下,未來中國若能夠維持在每年40~50GW的裝機量,光伏制造業的現金流會逐步好轉起來。
國際能源網微信公眾號二維碼

太陽能光伏要聞點擊排行

 
搜索更多能源資訊
吕梁棋牌手机版下载 河北11选5走势结果 股票涨跌预测器下载 黑龙江十一选左开奖结果 安徽快3彩票软件 点牛股配资 四川快乐12走势图 北京5分时时彩怎么来的 新疆11选5 成都期货配资 体彩排列三开奖结果